· 返回主页 >> 诸子百家 >> 韩非子 >> 韩非子·八说

·中华典籍·


韩非子

〔四十七〕
  

【战国】韩非子 Han Fei Zi
  

《韩非子》凡五十五篇共五十六页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
  

  

〔共56页〕 45 46 47 48 49 50 上一頁 下一頁

 
 
八 说

 
  为故人行私,谓之“不弃”;以公财分施,谓之“仁人”;轻禄重身,谓之“君
子”;枉法曲亲,谓之“有行”;弃官宠交,谓之“有侠”; 离世遁上,谓之“高
傲”;交争逆令,谓之“刚材”。行取众,谓之“得民”。不弃者吏有奸也,仁人者
公财损也,君子者民难使也,有行者法制毁也,有侠者官职旷也,高傲者民不事也,
刚愎者令不行也,得民者君上孤也。此八者,匹夫之私誉,人主之大败也。反此八者
匹夫之私毁,人主之公利也。人主不察社稷之利害而用匹夫之私毁,索国之无危乱,
不可得矣。

  任人以事,存亡治乱之机也,无术以任人,无所任而不败。人君之所任,非辩智
则修洁也。任人者,使有势也。智士者未必信也,为多其智,因惑其信也。以智士之
计,处乘势之资而为其私急,则君必欺焉。为智者之不可信也,故任修士者,使断事
也。修士者未必智,为洁其身、因惑其智。以愚人之所惽,处治事之官而为所然,则
事必乱矣。故无术以用人,任智则君欺,任修则君事乱,此无术之患也。明君之道,
贱德义贵,下必坐上,决诚以参,听无门户,故智者不得诈欺。计功而行赏,程能而
授事,察端而观失,有过者罪有能者得,故愚者不任事。智者不敢欺,愚者不得断,
则事无失矣。

  察士然后能知之,不可以为令,夫民不尽察。贤者然后行之,不可以为法,夫民
不尽贤。杨朱、墨翟,天下之所察也,干世乱而卒不决,虽察而不可以为官职之令。
鲍焦、华角,天下之所贤也,鲍焦木枯,华角赴河,虽贤不可以为耕战之士。故人主
之察,智士尽其辩焉;人主之所尊,能士能尽其行焉。今世主察无用之辩,尊远功之
行,索国之富强,不可得也。博习辩智,如孔、墨,孔、墨不耕耨,则国何得焉?修
孝寡欲如曾、史,曾、史不战攻,则国何利焉?匹夫有私便,人主有公利。不作而养
足,不仕而名显,此私便也。息文学而明法度,塞私便而一功劳,此公利也。厝法以
道民也,而又贵文学,则民之所师法也疑;赏功以劝民也,而又尊行修,则民之产利
也惰。夫贵文学以疑法,尊行修以贰功,索国之富强,不可得也。

  笏干戚,不适有方铁铦;登降周旋,不逮日中奏百;《狸首》射侯,不当强弩
趋发;干城距衡冲,不若堙穴伏橐。古人亟于德,中世逐于智,当今争于力。古者寡
事而备简,朴陋而不尽,故有珧铫而推车者。古者人寡而相亲,物多而轻利易让,故
有揖让而传天下者。然则行揖让,高慈惠,而道仁厚,皆推政也。处多事之时,用寡
事之器,非智者之备也;当大争之世,而循揖让之轨,非圣人之治也。故智者不乘推
车,圣人不行推政也。

  法所以制事,事所以名功也。法有立而有难,权其难而事成,则立之;事成而有
害,权其害而功多,则为之。无难之法,无害之功,天下无有也。是以拔千丈之都,
败十万之众,死伤者军之乘,甲兵折挫,士卒死伤,而贺战胜得地者,出其小害计其
大利也。夫沐者有弃发,除者伤血肉。为人见其难,因释其业,是无术之事也。先圣
有言曰:“规有摩而水有波,我欲更之,无奈之何!”此通权之言也。是以说有必立
而旷于实者,言有辞拙而急于用者。故圣人不求无害之言,而务无易之事。人之不事
衡石者,非贞廉而远利也,石不能为人多少,衡不能为人轻重,求索不能得,故人不
事也。明主之国,官不敢枉法,吏不敢为私利,货赂不行,是境内之事尽如衡石也。
此其臣有奸者必知,知者必诛。是以有道之主,不求清洁之吏,而务必知之术也。

  慈母之于弱子也,爱不可为前。然而弱子有僻行,使之随师;有恶病使之事医。
不随师则陷于刑,不事医则疑于死。慈母虽爱,无益于振刑救死,则存子者非爱也。
子母之性,爱也;臣主之权,策也。母不能以爱存家,君安能以爱持国?明主者通于
富强,则可以得欲矣。故谨于听治,富强之法也。明其法禁,察其谋计。法明则内无
变乱之患,计得于外无死虏之祸。故存国者非仁义也,仁者慈惠而轻财者也,暴者心
毅而易诛者也。慈惠,则不忍;轻财,则好与。心毅,则憎心见于下;易诛,则妄杀
加于人。不忍,则罚多宥赦;好与,则赏多无功。憎心见,则下怨其上;妄诛,则民
将背叛。故仁人在位,下肆而轻犯禁法,偷幸而望于上;暴人在位,则法令妄而臣主
乖,民怨而乱心生。故曰:仁暴者,皆亡国者也。

  不能具美食而劝饿人饭,不为能活饿者也;不能辟草生粟而劝贷施赏赐,不能为
富民者也。今学者之言也,不务本作而好末事,知道虚圣以说民,此劝饭之说。劝饭
之说,明主不受也。

  书约而弟子辩,法省而民讼简,是以圣人之书必著论,明主之法必详尽事。尽思
虑,揣得失,智者之所难也;无思无虑,挈前言而责后功,愚者之所易也。明主虑愚
者之所易,以责智者之所难,故智虑力劳不用而国治也。

  酸甘咸淡,不以口断而决于宰尹,则厨人轻君而重于宰尹矣。上下清浊,不以耳
断而决于乐正,则瞽工轻君而重于乐正矣。治国是非,不以术断而决于宠人,则臣下
轻君而重于宠人矣。人主不亲观听,而制断在下,托食于国者也。

  使人不衣不食而不饥不寒,又不恶死,则无事上之意。意欲不宰于君,则不可使
也。今生杀之柄在大臣,而主令得行者未尝有也。虎豹必不用其爪牙而与鼷鼠同威,
万金之家必不用其富厚而与监门同资。有土之君,说人不能利,恶人不能害,索人欲
畏重己,不可得也。

  人臣肆意陈欲曰“侠”,人主肆意陈欲曰“乱”;人臣轻上曰“骄”,人主轻下
曰“暴”。行理同实,下以受誉,上以得非。人臣大得,人主大亡。

  明主之国,有贵臣无重臣。贵臣者,爵尊而官大也;重臣者,言听而力多者也。
明主之国,迁官袭级,官爵受功,故有贵臣。言不度行而有伪,必诛,故无重臣也。


【八说篇终】
 
 
〔共56页〕 45 46 47 48 49 50 上一頁 下一頁
 
  

 
 
子夜星网站

Personal Website. 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.Copyright ©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