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网站首页 >> 毛泽东专题 >> 我在毛泽东时代
  
        

我在毛泽东时代

 

文/白阳 2010年02月21日 来源:前进大道 东博书院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辑 2016年03月31日


  1958年10月18日 ,我出生在太行山下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。在我出生的前半年,我的大哥因出天花不治而死,他只活了12岁。死前他读小学三年级。听母亲和村里人说,我大哥很聪明,学习成绩甚好,他小小年纪就最崇拜毛主席,毛笔字写得非常好。在我一周岁的时候,我的家乡有个风俗叫“抓阄”,就是让这个刚满周岁的婴儿在书本、食品、胭脂等物品中抓,最先抓到什么,就可以断定这个孩子将来最喜欢什么。据母亲讲,在那些物品中,我第一个抓的是大哥留下的语文课本。因此,人们都说,这个孩子长大后肯定最爱读书。大约在5岁的时候,我第一次读书,读的是大姐一年级的课本,我记得头一本书里就有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”,还有“首都北京天安门”。看到毛主席的画像,当时我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无比亲切感。那时候的资讯很不发达,根本不存在对毛主席铺天盖地的个人崇拜。但是,我就天真幼稚地认定毛主席就是神,毛主席比任何人都伟大!可以说,“毛泽东”这三个字,就是我人生的第一最深刻的印象,就是我的启蒙教育的开始。

  1965年,我正式入学读书。当时,给我记忆最深的是两件事:一是学雷锋,一是学大寨。那时,毛主席号召全国“向雷锋同志学习”和全国“农业学大寨”的运动搞得轰轰烈烈。在我稚嫩的心灵中,雷锋叔叔就是社会主义新人,大寨就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样板。1966年,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爆发,我正在读小学二年级。老师要求大家背诵毛主席的“老三篇”,即《为人民服务》、《纪念白求恩》和《愚公移山》。那几天我感冒在家。因为对毛主席充满无限敬仰的感情,带着真感情背诵,几乎在一天时间内,我就把“老三篇”背得滚瓜烂熟,同时还背会60多条毛主席语录。公社下乡干部听说一个不到八岁的小学生能够熟背“老三篇”,让大队党支部书记抱着我在全村社员大会上给大家背诵“老三篇”。这件事,一时在乡里传为佳话。1966年8月18日 ,毛主席第一次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。我得知这一消息后,立即请求老师:我要到首都北京天安门看望毛主席。老师说,小学生不能到北京,只有中学生才可以。虽然不能到北京接受毛主席的检阅,但我发誓向雷锋叔叔学习,读毛主席的书,听毛主席的话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做毛主席的好学生。

  1970年夏天,我被评为政治好、学习好、劳动好、工作好、身体好的“五好学生”,出席全公社中小学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,并且在会上发言。那一年我12岁。1971年春天,小学毕业后我到离家十几里外的一所学校读初中。1972年夏天,我读初中二年级。一篇《为革命而读书》的作文,受到老师好评。语文老师作为范文向全班同学推荐,并出了学校墙报。

  1973年,我考入高中。那是文化大革命以来山西第一次高中入学考试。在读高中期间,我学习用功,成绩优秀,数学几乎每次考试都是满分,英语也很好。在政治上对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人:一个张铁生,一个黄帅。当时人民日报报道了他们反潮流的事迹。我以为,张铁生初中毕业后就下乡务农,担任生产队队长。大学招生考试时,他因为把集体利益放在第一位,根本没有时间复习,交白卷也是情有可原的。我在当时就认为,以张铁生的智商,只要他放下集体利益,抓紧时间复习,是能够考出好成绩的。还有黄帅,对孔夫子的师道尊严提出批评,也是无可厚非的。当然,我在心里主要还是向张铁生学习,暗暗下定决心,高中毕业后回村务农,一边从事农业生产劳动,一边复习功课,争取两年以后报名考大学,我自信一定能够靠出好成绩,是完全可以考上大学的。1975年3月15日高中毕业的当天,我就背起书包和衣被回到家乡,第二天就下地劳动了。在当农民的日子里,我依然像读书时一样关心时事政治。1975年冬天,全国开始批判右倾翻案风,乡亲们都说,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!1976年夏天,县粮食局从农村选拔干部,让参选人每人写一篇批判右倾翻案风的文章,我在那篇作文中写了批判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必要性、重要性,论述了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。这篇材料被有关领导看准,把我调到县粮食局工作。毛主席逝世后,我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为领导起草了一篇讲话稿,其中写道:头可断,血可流,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永远不可丢!海可枯,石可烂,对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的忠心永远不可变!

  1977年春天,我有幸进入县委办公室。当时正是全国农业学大寨的高潮。县委书记被人民日报多次宣传报道,他带领全县干部群众大干苦干,短短几年时间,从根本上解决了老百姓吃粮吃水两大问题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实干家。这个县委书记一是干事,二是干净,是毛泽东时代的英雄,对我的人生观的形成起了很大作用。虽然后来才园了我的“大学梦”,但我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在二十岁之前就基本形成了。

  在毛泽东时代生活的二十年,我亲身感受了那个时代的根本特征。

  第一,毛泽东时代是人心向上的时代。在毛主席领导下,中国人民有一个共同的理想:为建设社会主义、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!由于历史的原因,那时的物质生活远不如现在,但人们的精神是愉快的,追求是健康的,心境是向上的。以我的父亲为例。父亲是一个老实的农民,他经历过新旧中国社会两重天的鲜明对比。记得小时候,父亲对我说过:还是毛主席好,共产党好,社会主义好。父亲对社会主义有一种朴素而深刻的感情,他认为,资本主义就是为私,为自己;而社会主义则是为公,为国家、为集体。有两件事值得一提。一是父亲在生产队当饲养员的时候,宁可自己家里粮食短缺,他绝对不拿集体一斤饲料粮。二是20世纪70年代阳泉市从娘子关引水,路经我们村。父亲支持国家建设,不让自己的孩子拿工程上的一砖一瓦。这个工程竣工之后,村里不少人把公家的木材、钢材等物资偷回自己家,惟独父亲没有那样做。在我结婚时,他花钱买木材给我做家具。这两件事看似小事,却反映了父亲做人的品格。他的品格就是在毛泽东思想教育下形成的。

  第二,毛泽东时代是人民群众艰苦奋斗走向共同富裕的时代。众所周知,人民群众共同富裕,还是少数人富裕而多数人受穷,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之一。毛主席号召,以农业为基础,以工业为主导,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。在农村,则是以粮为纲,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。中国人民为建设社会主义而自力更生,艰苦奋斗,流血流汗,无私奉献。大寨精神,西沟精神,红旗渠精神,铁人精神,……这些精神正是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奋斗精神的集中体现。在毛泽东时代,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落后国家,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人民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。没有毛泽东时代人民艰苦劳动的积累,就没有改革开放时代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。

  第三,毛泽东时代是官员廉洁的时代。毛主席是贪官污吏最大的克星,他发动的一切政治运动都不是为了个人权力,而是绝对不能让共产党官员形成一个官僚特权阶级,形成一个既得利益集团,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。在毛主席教育下,广大干部牢记共产党的惟一宗旨,牢记“两个务必”,牢记“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”,总体上是廉洁奉公的。同时毛主席主张大鸣、大放、大辩论、大字报,主张罢工自由,让人民群众起来监督各级领导干部。因此,那时的党风政风是清廉的。毛主席发明的适合中国国情的群众运动式的民主政治方式,使共产党的官员不敢贪!正如陈毅元帅所说: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!”面对今日中国几乎无官不贪的腐败黑暗的罪恶现实,人们怎能不深切怀念毛泽东时代?

  第四,毛泽东时代是社会和谐的时代。“其政闷闷,其民淳淳。”良好的党风政风,引领整个社会风气良好,社会和谐健康。所谓几类分子,毕竟是极少数,而且并不像后来主流媒体宣传的那样,对极少数所谓出身不好的人“残酷斗争,无情打击”。我的小学老师是富农成分,但是人民政府照样安排他担任公办教师。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并没有因为富农出身而受到任何打击迫害。三中全会后,老师多次对我说,共产党对我有恩,毛主席对我有恩。人不能没有良心,我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!在毛泽东时代,中国乃至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绝迹的“黄、赌、毒”被彻底消灭了,整个社会风气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。关于毛泽东时代社会和谐的具体事例可以举出很多很多。

  第五,毛泽东时代是社会保障让人放心的时代。那个时代,绝不存在老百姓上不起学、看不起病、买不起房的问题。我读高中时,家庭困难,学校一个月给我七元助学金,不交任何学杂费,基本不用家里花钱。我的母亲身体不好,常年吃药打针,村里的合作医疗全部管,不要家里一分钱。我们村里一户无儿无女的“五保户”,大队把他们的生活全部包下来。尽管当时的社会保障水平不高,但是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没有后顾之忧。

  第六,毛泽东时代是中华民族真正走向伟大复兴的时代。毛主席、党中央完成了中国的独立统一,成功地解决了民族问题,和平解放西藏、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,各民族兄弟真诚地感谢共产党,高呼毛主席万岁!新中国的成立,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,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重要的前提。在1975年初召开的四届人大上,周总理庄严宣布:中国人民在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,只用了短短二十五年时间,就建成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。在极端困难的国际国内形势下,中国人民艰苦奋斗,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搞成了“两弹一星”,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与一切平等待我国家发展友好关系,赢得了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和发达国家人民的尊重,使新中国重返联合国。以“两弹一星”和重返联合国为标志,从根本上确立了中国的大国地位,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我以为,毛泽东时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,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,是一个社会公平正义的年代,是一个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基的年代,是一个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伟大的时代。当然,由于历史的局限,那个时代也绝不是完美无缺的,但应该历史地、唯物地、辩证地看问题。鉴于中国已经走向官僚资本主义、权贵资本主义的严峻现实,我强烈呼吁一切有良知的人们重新公正评价毛泽东时代,还毛泽东以清白,还毛泽东时代以公道!

  (白阳 2010.2.21)


  --- 相关链接 ---
  白阳:回归毛泽东
  
白阳:从感悟老子到回归毛泽东
 
 

  

子夜星网站
Personal Website. 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.Copyright ©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