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主页 >> 毛泽东专题 >> 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上的彭德怀

  
  
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上的彭德怀
  
  
文/秋石客 来源:凯迪网 2009年10月09日



资料图片:毛泽东与彭德怀在一起
 
 

  一九五八年前后,毛泽东发动了“总路线、人民公社、大跃进”运动。由于刘少奇、邓小平不赞同毛泽东的推进社会主义思路,进而推行形左实右的路线,再加上大多数干部经验不足、水平低,造成了浮夸风等“五风”错误。经毛泽东多次会议纠正,左倾的错误开始减弱。为统一全党认识,毛泽东在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,准备作个结论。毛泽东上山前心情不错,有闲情逸致吟诗作词,如《七律.登庐山》:“一山飞峙大江边,跃上葱珑四百旋。冷眼向洋看世界,热风吹雨洒江天。云横九派浮黄鹤,浪下三吴起白烟。陶令不知何处去,桃花源里可耕田?”本想开个神仙会,没想到彭德怀挑起党内纷争,使“庐山会议”变成了暴风骤雨。

  庐山会议一开始很顺利,毛泽东准备对大跃进、人民公社运动作个“问题不少,成绩伟大,前途光明”的结论。对这个结论,中央一线领导刘少奇、周恩来、邓小平等因错误不少,都拥护毛泽东的判断,准备形成文件散会。可彭德怀上山后,认为对“左”的批判不够,要求从政治层面解决问题,反对散会,并给毛泽东写了一封长信,把予头指向了刘少奇等一线领导。毛泽东考虑再三,决定会议延期,批转了“彭德怀同志意见书”,展开深入讨论。结果,彭德怀、黄克诚、张闻天等,错误判断形势和毛泽东的团结意图,推波助澜,向刘少奇等施压,引起激烈辩论。毛泽东为平息纷争,避免分裂,亲自发表讲话,各打五十大扳,批彭德怀“右倾”,批刘少奇等“老虎屁股摸不得”。

  后来由于罗瑞卿大将、陈毅元帅等揭发彭德怀有国际背景和攻击毛泽东的言论,形势急转直下。想散会的刘少奇等此时不想散会了,借机抓住不放,使政治斗争升级到中央全会。刘少奇亲自坐镇指挥批彭德怀,最终形成关于彭德怀等反党集团的决议。

  毛泽东是庐山会议的主帅,这一点不应置疑。

  很多人不知道,彭德怀问题涉及到苏联,是毛泽东所不能容忍的,他决定弃彭,很大因素源于此。彭德怀如此,高岗也是如此。

  彭德怀在庐山的问题是严重的,现在许多人是不知道的。

  连邓小平都认为彭德怀写信、说话,特别是说话,确有不妥当的地方。当时陈毅揭发,说彭德怀在从北京到庐山的火车上讲了这样的话:“中国问题的严重,困难继续下去,也许只有靠苏联红军帮助我们才能解决了。”这种讲法,有人说是气话,但是让政治家毛主席听了,就没那么简单。

  彭德怀的信和发言,在很多小组会上有认同,同意彭德怀意见的日渐增多。许多诸侯都坐不住了,纷纷找毛泽东要求反击,说否则一线工作同志没法干了。而在小组会上,彭德怀又忘乎所以,翻老账,对延安的“华北会议”整了他四十天耿耿于怀,说“被骂了四十天娘”,他也要“骂娘二十天”。

  正在关键时刻,中央收到驻苏使馆情报,说苏联的报刊、领导人讲话,指责我们的错误,这些说法同彭德怀的说法又大同小异,加上彭德怀刚从苏联等国回来,引起中央的怀疑,认为是里应外合。

  在庐山会议期间,北京留守的只有陈毅见到苏联大使尤金,不知道尤金是出于什么意思,竟然说:“这样你就可以搞政变了”。陈毅马上报告毛主席,联系到庐山会议,问题更加尖锐了。

  另外,彭德怀一帮人,包括现在的大右派李锐,私下开黑会攻击毛泽东“是斯大林晚年”等,被公安部长罗瑞卿听到并揭发,因为问题涉及到反对毛泽东,会议一下子形势急转直下,绝大多数中央委员纷纷声讨彭德怀。

  毛泽东知道许多问题后,愤然而起,进行反击。毛泽东早与彭德怀在历史上有矛盾,并在一九五九年四月上海举行的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上,敲打过彭德怀说:我这个人是许多人恨的,特别是彭德怀同志,他是恨死了我的。是不是这样呢?不恨死了,也有若干恨。因为我跟他闹别扭闹得相当多。会理会议、延安会议,中央苏区江口会议,我们两个人斗。但是我们两个人我看是好的,有什么不好呢?都是革命党。我是寸步不让,你一炮来,我一炮去。我跟彭德怀同志的政策是这样的: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

  所以,庐山会议对彭德怀的批判,是有深层原因的。毛泽东在庐山七月二十三日的讲话中升温,尖锐指出彭德怀等在路线问题上发生了动摇,表现出资产阶级的动摇性,把自己抛到右派的边缘了,距右派还有三十公里,放言决战:“你解放军不跟我走,我就找红军去,我看解放军会跟我走”。近些年,一些左派言论(最有影响的是《还清白于毛泽东》)为彭辩解,说彭德怀仅是反刘少奇的。不知他们是如何看毛泽东关于彭德怀的白纸黑字的。

  毛泽东把彭德怀的问题,提到解放军跟不跟他走的高度。毛泽东对彭德怀痛斥:你这个人有野心,历来有野心。你要用你的面目改造党、改造世界。过去因各种原因未得到机会,这次从国际上取了点经就用上了。去年八大二次会议我讲过,准备对付分裂,是有所指的,就是指你。我六十六岁,你六十一岁,我快死了,许多同志有恐慌感,难对付你。毛主席这是所说的许多同志,当然也包括刘少奇。

  后人对彭德怀在庐山的表现等同历史上的海瑞,简直是笑话。海瑞乃文官,根本对皇帝无任何威胁,而彭德怀就不同了,他文的有曾经协助毛泽东推翻李德、博古的张闻天,武的有总参谋长黄克诚,还有大内田家英和地方官周小舟、李锐之流配合,谁敢保证不翻车?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高度警觉有何大错?庐山会议由反左变成反右,主要责任在彭德怀,而不是别人。

  最后,中共八届八中全会通过决议,把彭德怀的性质定为反党,决定将彭德怀调离国防领导岗位,保留了党内政治局委员职务。一九五九年九月十七日,免除彭德怀国防部长职务,任命林彪为国防部长。

  庐山会议上,彭德怀问题的性质究竟是什么?是左派还是右派?必须回答这些问题。毛泽东在一九五九年就把彭德怀定性为右倾,一九六五年的批《海瑞罢官》是批彭德怀右倾翻案,这早成了历史事实。不论以左的面目还是右的面目出现,推翻彭德怀右倾的结论都是不符合历史大背景和事实的。

  搞垮总路线、大跃进、人民公社,是反动派一直要干的。他们大搞“浮夸风”等,其实是很有阴谋的,想嫁祸于毛泽东。毛泽东哪个文章说,你多报点产量?他一直说要实事求是,可是他们要虚报,什么“亩产万斤”,鬼才信。干这些而且不是一般的干部,都是省和中央的干部。所以有两个倾向,一个陈伯达“左”理论,还一个是刘少奇“形左实右”的实践,就搞出了很多的毛病。还是毛泽东很早就发现了问题,很多问题若解决不了,都非常热。通过北戴河会议、郑州会议、上海会议,反复讲,反复批评,最后才把“五风”压下去,全党认识逐步统一起来。承认贯彻“三面红旗”的时候,有人左了,要纠左,但是左得有事实,哪个是“左”、哪个是“形左实右”,最后形成一个基本的共识,大家都同意了。刚开会没多久,彭德怀从国外回来了,认为纠“左”不到位,闹得庐山大乱。本是反左定论的会,变成了反右。

  会议做肯定“三面红旗”结论,是一个方面。彭德怀从苏联回来,认为纠左不到位,发战书,我认为是干扰中央既定方针。

  判断他是好人还是坏人?有人说彭德怀是大忠臣,为民请命,我不这么看。北戴河会议他为什么不说?郑州等会议他为什么不说?等等,你早都干什么去了?你做的不够好。党内民主,要发言,你窜动一帮人干什么?你说的不是阴谋集团,不对,你暗自搞串连就对吗?这个事,毛泽东一开始的时候不很清楚,他两面批评,批彭德怀“右”,批刘少奇“一触即跳”,并发表了讲话。彭德怀主要是攻击刘少奇等,因为他当时是一线领导。不管怎么说,是彭德怀庐山会议上挑事,在分组讨论时不愿意散会,要查责任,然后给主席写信,虽然信中较婉转地谈了他的看法,但会上会下他是全面批“三面红旗”的。有不少人把这件事看简单了,彭德怀就是要追究前一段错误的责任,彭德怀就这个意思。你们的工作是错的,咱们不说几分,但是不能说个错就完了,得调整班子。那时毛泽东的意向是顾大局,刚刚主席决定,就是退居二线,刘少奇是国家主席,怎么办?刘是主席的接班人,毛主席总不能因彭德怀反对就换主席的接班人,主席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也是不好拿主意的。

  有人认为彭在庐山主要就是反刘少奇,我觉得又不全是。他明的是反刘少奇,暗里是对毛主席有伤害,因为基本政策是主席定的,“三面红旗”是主席提的,彭德怀等于反了中央的主要领导。毛主席两面批评,两边如果说算了,不要闹了,准能如期散会,结果正相反,两边势成水火。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录,说中央吵架很厉害,毛泽东在庐山住时,大会议室离主席住处有很远,就听得到吵架。你说怎么弄?不散会就不散,就继续开会,开中央全会。这时候出了一个事,什么事?当时中央领导住的房子,都有编号。罗瑞卿听到在彭德怀等人在一块私下开会的时候,就议论主席一些事,他听了一句话就是说,“毛泽东就好比斯大林晚年”,他揭发了。背后骂主席一事,这使彭德怀“上书”性质变了,中央马上就开会,追查这个事的来源,怎么说的。

  之前印发“彭德怀同志意见书”给中央委员会,是毛泽东亲笔写的题目,对这个意见书可以发言,但毛泽东没有说哪个对,哪个错。两派原以为主席让大家有个表示,所以有争论。但你彭德怀反毛泽东还得了?说毛这是斯大林的晚年肯定不得人心,然后把彭他们召到一块开小会,要求揭发,最后揭发出了不少反毛泽东的话。

  陈毅揭发一条很重要,说:“我和彭德怀同志一块来,从北京过来,彭德怀跟我说:苏联赫鲁晓夫把马林科夫他们搞掉了,中国共产党应该向苏联学习。”暗示他们要搞毛泽东。再一个是,彭德怀说:“中国老百姓好,中国老百姓如不好,早就请苏联红军过来了。”这都是陈毅揭发的。

  当时彭德怀跳起来说:你看我一句俄国话也不会说,我有什么交易?你可以找翻译去问!但是中央多数人都开始批彭德怀,彭觉得理亏了,起码你说“如斯大林晚年”一事不好,说“毛泽东好大喜功”一事不好。

  这时候彭德怀想撤退,写捡查。当时刘少奇却不干了,刘少奇和很多各省内一把手都认为,彭德怀这个事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,从中央常委会决定批彭问题,到开常规中央委员会议,就是批判斗争彭德怀。罗瑞卿的女儿,有一篇文章讲的,说她爸对不起彭总,什么意思?是罗瑞卿打了彭德怀。中共内部有很多历史的恩怨,山头林立,有时候得机会就落井下石,他们也不是神,也不是很纯洁的人,发生过一些“过火气”行为的。彭德怀检查不行,再检查还不行。

  对彭德怀,我觉得,主席对得起党内所有的干部,主席完全可以把彭德怀这么大的事严肃处理,你们背后说我是斯大林晚年,好大喜功,你背后说我坏话,滚蛋!但主席很宽容。主席当时是保护主义,保护彭德怀,保留了党籍,保留了政治局委员的职务,只是撤销了国防部长、副总理的职务和其他行政职务。庐山会议彭德怀的这个事,最后全党达成了一个关于彭德怀反党的决议,就算做了个结论,后果很不好。我认为彭德怀至少是干扰,人家中共本来是纠左的,最后变成反右了。

  后来三年的自然灾害中,经济出了大问题,确实全国进入了困难时期。这个困难时期,刘少奇的评价说:“三分天灾,七分人祸。”我不这么看,我认为没有到那个程度,主要是天灾。人祸是指谁?这里需要探讨,反正彭德怀是一个,还有是谁呢?

  关于彭德怀在庐山会议,从很多领导的谈话中可以看出问题,在打彭德怀问题上,态度不一样。在常委会批彭德怀的时候,像刘少奇错词非常严厉,就指责彭,与其你夺权,不如我夺权。各种话都有。小平没去,凡是参加会议的,除朱老总和气一点,一个比一个卖力气,否则,难道庐山会议是毛泽东一个人唱戏吗?林彪说彭“是冯玉祥式人物,想当英雄,大英雄是毛主席。”即使彭德怀是冤枉的,也是少奇等多数领导的责任,但始作俑者还是彭德怀。

  当然,也不是把彭德怀这人说得很坏,但动机可疑。遵义会议之前是怎么回事?就是毛主席和王稼祥嘀咕,这个仗怎么打?打下去的话,红军的老本都没有了,就得开个会,指责李德和博古,你们把仗打坏了。认错了就完了?没那么回事,得调整班子。庐山会议,主席如果不干预,非此即彼,将是什么局面?彭德怀不当毛泽东的一把手,也得当毛泽东的二把手。毛泽东是大政治家,不会不防,说彭德怀与张闻天是“文武合璧,相得益彰”。看问题要用多种思路方式去想,替彭说话的左右都是不对的。客观上讲,彭德怀历史上有错误也有功劳。他打仗的事,如打赣州,老是拼命的打法,就像百团大战,包括朝鲜战争死的人很多,但是,还是有功劳的。说庐山会议彭德怀干了一件蠢事,也是实事求是的看问题。

  总的来说,纵观彭德怀的一生,解放前为建新中国是有功的,抗美援朝是有大功的。但还不能说他是完人,他不算是个马克思主义者,他极力要求建立军衔制和不满公有制的公社化就是明证。彭德怀在反军内教条主义上的“左倾”,和在庐山会议上的“右倾”,是历史事实,不能说他没有错误。

  历史是复杂和厚重的,书生之笔却往往是简单和轻浮的。彭帅乃一武夫,偏忽然大热政治,以已之短攻他之长,安有胜算乎?

  诗曰:

   彭帅作古后生评,缘是当年与君争。
   火上浇油徒添乱,博得身后清官名。

 

 

子夜星网站
Personal Website. Created by Midnight Star. Copyright ©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