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主页 >> 毛泽东专题 >> 难以说得很轻松的一句话〔

 

难以说得很轻松的一句话〔

 

文/冬雷 来源:乌有之乡网站 2023年04月08日 子夜星网站整理编辑

 

  离开老家农村几十年,倒也不是极少回乡,只是,以往每次回去,基本都是穿行而过,大多时候,也只是“蜻蜓点水”般地停一会,旋即离开。

  今年的清明时节,破例在村里呆了几天,还转悠了附近的几个村庄。见到的几乎都是我们这一辈的老人(青壮年几无)。有一些是儿时玩友,更多的是我在乡下读初小、完小和大跃进中普及办起来的初中时的现仍健在的同学;有几个是老党员,老积极分子,还有老“秀才”。

  少不了谈家乡农村情况。总的反映是“情况不错”,特别是近几年新农村建设,脱贫攻坚,使村庄面貌有大改观,但喜中也还有“虑”。因乡情向好,加上我过去也常回来“点个‘卯’”,个人的心境,自没有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”( 《回乡偶书》(唐)贺知章】)之怅惘,但对人们的一些疑问,心情也不可能十分的清靓爽乐。

  所到之处,人们都很热情、坦率。最是贯耳进脑的,是老秀才的希望中还存忧的深沉话语。因为大家还算知根知底。他们特别知道我在改革这几十年中,曾到访、调查过全国近五十个集体化的村社,也去过最早搞包产到户的小岗村。故而,我们说得多的,自然也多是农民、农村和农业。

  全都是“老话”,其中有一个基本意思:回过头去看“三农”,不吃当年的大锅饭,而单干饭,坚持吃下去,也还是很难的。前后比较,还是集体化的路子利多弊少一些,更广阔。

  他们坦诚地说:

  开始搞“大包干”,从心眼里说,我们没有那高的觉悟,虽然心里觉得有点别扭,但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,既然,上边有这个号召,我们也就分了。

  我们这里本来底子就不太好,分的时候,没什么大件(指大的农机具),分的矛盾不算大,就是按好、中、差的田进行分。为了公平,要把好田、差田搭配着分,一下子把本来整齐化一便于机械耕、种、收的大田,分割成零零碎碎的无数块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而我们周围“有些个”较富的队,已有大机械的,惨啦!分得难哪……现在的一些矛盾,好多仍旧是那时“落下来的”。农业机械化进程,就此停滞了,农村管理也难以为继。

  其实,也不是分了就有生产积极性的。这不!分了没几年,有人就抛荒了,自行转让土地了。产量也上不去,有的变着法子用新种子增产,听说新种子大多是什么“转基因”的,吃了影响人的健康、生殖,也不知是真是假;猛用化肥、农药,对人健康不利,这肯定是真的。农民也不笨啊!自己细作净管地种一两亩地庄稼,自己吃干净粮、菜,“化肥、农药”粮、菜,就卖出去。尽管这样,种田的人越来越少。人心朝“私”嘛,有些人也只好“用神变鬼”地奔自己前程,各显神通。由于粮食生产积极性不高,听说,国家现在每年得从国外大量进口粮食。中国人的饭碗放在外国,这可不是好事。

  多年前常说的“三农问题”,了亦未了!人分散了,力量自然分散,财力也就分散,办事就难了。虽然有一些人家踏过温饱线(落后地区,仍有人家没完全解决温饱的),再向前发展就难了。相比之下,现有些地方还是搞集体,就能办成村级工副业,靠集体经济,共同富起来了。是的,凡完全分散了的农村,就难办工、副了(好象利用自然资源,办农家乐旅游的,有成功的),要办,也就只能等着有个别暴富了的人来搞了,那也只是富了极个别人。近几年,中央决心大,拼着力脱贫攻坚,解决了一些问题,只是由于前二十多年的“积重”,一时难返,也有的就是应急性地给一点钱或“临时性事情”,要完全解决老弱病残困的困难户的稳定收入的问题,好象还没有“好招”。

  比起来,毛主席的那个时候,老弱病残困的困难户,是背靠集体和国家,经济收入有稳定的来源,甚至有优先的照顾,集体、国家是把这些作为宗旨: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,一心为着工人农民。现在这种应急帮扶式脱贫,有官员是要穷人感恩的,并且这些措施,很难说是可靠、可持续的。

  现在,国家要把农村抛荒的土地,老弱病残者的种不了的土地,流转给种田大户,办各式各样的农埸。在我们看来,这些,还不如在有条件的村社重返集体化。各级党应可以引导引导的,把包产到户时的化整为零,重新整合为大田,以便机械化耕、种、管、收,让农民成为农业工人;还可以号召党的干部,知识分子,到集体化新农村中创业。就象现在的南街、江苏永联……等众多的集体化村社那样。如果还机械地沿着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的路子走下去,把农村土地“流转给种田大户”,搞不好,是容易直接造成农业、农村资本主义的,农村的“农业工人”是有可能变成受剥削者的。这不,几十年,这条河包给甲了,那个树林包给乙了,这块鱼塘包给丙了,小厂包给丁了……就连城里的大企业、大公司也被包了……如今,有群众说,一眼望来,毛主席当年给我们的一切,还能算是我们大众的,已大打折扣了!

  群众不认为那些本属“公”的东西是自己的,是个特别大的问题。主人翁意识少了,凝聚力也差了些,农村失于管理的问题多起来。十多年前,我们周边有的村庄,偷、盗成风,在外犯事也多,出现了所谓的偷盗……麻将……赌博……村。现在,似乎好了些,其实,还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人没信念、精神和凝聚力,是守不好家业和国家的,你看,现在的俄罗斯人打仗,看不到“一往无前,不怕牺牲”的劲头,当年,在珍宝岛打败仗,后来,在阿富汗碰得鼻青脸肿,现在在乌克兰,也有点狼狈……应就是这个原因。中国,当注意这些了。我们周边不太平呐!

  农村读不起书的,也还有。仍有干脆读几年书,就这么着了,回来种田,或打工。读下去,进不了好学校,也读不好书;就是找关系读了好学校,有学历了,社会上没更多更大关系的,找好工作也难,只有碰运气了。

  这里,有个读书目的问题。现在,只剩下读书做官、当明星、发大财的路了。想想毛主席的教育方针,我们今天应前后联系,作进一步的思考和改革了。

  还有医疗保健,毛主席时代,有病先治病,有急病得先救人,后要钱的(还有治病免治疗费的。今天,有病,进不得医院,要钱呀!有的付不起钱,只得回家自己想办法。现在求神拜佛的不是很多吗!细想想,毛主席那个时代,工人农民一心靠“主”──共产党,现在,有些人是却以菩萨、耶稣为主了!原因,也值得思考!也不难思考。

 
 

 

 

子夜星网站
Personal Website. Created by Midnight Star. Copyright ©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