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网站首页 >> 子夜卷宗 >> 子夜文集 >> [隋]杨秀《美人董氏墓志铭》·译注

  
  

 

[隋]杨秀《美人董氏墓志铭》·译注


原文/隋·杨秀 译注/璞如子 2010年4月13日 子夜星网站
  

 
  【说明】
   
  美人董氏,汴州恤宜县人,召为隋高祖文皇帝第四子蜀王杨秀妃妾。董妃娴美聪慧过人,唯不幸于隋开皇十七年(597)七月早逝,仅十九芳年。蜀王杨秀于悲愤中为故爱妾董妃亲笔撰写了墓志。
  该墓志碑冥封1200多年后,于清嘉庆年间(1796-1820 )在陕西兴平县出土。原碑石先归关中陆君庆收藏,后于清咸丰年间(1853-1855 )毁于战火之中,幸有拓文传世。
   
  朱孝臧亦有《陌上花》词并序述及此铭曰:
  “题隋董美人墓志。美人,蜀王杨秀宫人,以开皇十七年卒;志,为秀自制。道光初叶,上海陆剑庵官兴平得此石,旋归徐氏毁于兵。张叔未谓:才人、美人十五员,煬帝时置;开皇时,未有此名。董是蜀宫人,何以终于仁寿宫,史未之详。道生以拓本见咨,率倚此调。
  杨花落尽,娟玟苔蚀,粉尘凝处。比翼魂归,冰枕泪绡成缕。落鬟故黛春何在,十九华年空度。最无端、万里椒涂新践,竟沈仙驭。
  瘞花铭漫草,凉天断雁,只称听风听雨。倩影高唐,香烬返魂无据。别鸾枉谱千琴曲,梦冷一弦一柱。草离离、付与扬州一样,玉钓斜路。”
   
  该碑志凄婉情切,词语中尽显精湛凝练之功;其字体古朴端秀,甚具书法精妙之造诣。清罗振玉有评:“楷法至隋唐乃大备,近世流传隋刻至《董美人》《尉氏女》《张贵男》三志石,尤称绝诣。”因而,《美人董氏墓志铭》拓文广受文墨界珍视与叹赏。笔者亦深为其“文、意、字”所折服,故赏析之余试译原文如下,并辑附词语注释于后,以供阅者参考解读。

            ──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九日 璞如子记


  【译文】
   
  美人姓董,卞洲恤宜县人。其祖父为敬佛之人,任职齐凉州刺史,仁义敦厚,广见博识,名誉传播于乡里之间。其父后进,是一豪爽洒脱之英雄,声望驰名于济水一带。美人的体态身貌文雅华丽,天生的温柔娴静性情。恭敬接迎上尊,孝顺父母亲长;说起话来如口吐莲花,有龙鳞凤羽一般的风采。美人如堆砌的碧玉一般明洁,如庭院芳草兰花一样怡人。及至礼仪于圣殿,随驾侍奉于城台,钗环玉佩清脆地摇动于芬芳园林之内,纹彩夺目的丝装炫丽于春色景物之中。投壶竞技,动作媲美于飞鹤一般灵巧;弹棋斗智,尽显边角绝境中取胜之妙手。秀丽面容可谓倾国倾城,妩媚一笑可谓千金难买。靓妆与池水中莲花相映,宝镜与窗前明月一样清澄。身态扭转之美更见于回眸瞬间,体香飘动之风尤生于拽裙行步之时。长袖飞舞,连绵起伏,如同散花纷纷、飘雪回旋。
   
  于开皇十七年二月染病,至七月十四日戊子去世于仁寿宫山,仅享得人世十九个春秋。即便有神农炎黄之良药,竟也无法施救于扁鹊一样的神医之手。即便有太上老君的神灵祭坛,也徒劳地寄希望于山中道士为之祷告。为这琼玉一般风华忽然间凋损而怨恨,为这桂树之蕊竟被摧残于芳年而感伤!以该年十月十二日入葬于龙首原。
   
  寂寞荒凉的丘冢,永夜幽暗而茫茫。昔日爱人深埋于九泉之下,我之娇妃沉闭于黑暗隧穴之中。唯有置放灯盏使神灵视物,并为墓寝设想了“文成堪舆之术”。弦管之乐鸣奏而清泉喷涌,令人长念姑舒少女之游魂。因感触生悲,而作碑铭:
   
  神女竟独自绝踪于巫峡高唐,空余下阳台宫馆凄清可怜。繁花仍然绚烂于芳圃,云霞依旧绮丽于天边。犹闻波涛惊浪于洛水之滨,犹目睹芝兰芳草茂生于青翠田园。叹息那一轮奄奄暮日,还是随着不息奔流的河川归转。本是比翼双飞之鸟却孤侣栖息,原是结发同心之人却孑身而眠。清风卷动着缀满愁怨的帷幕,被泪水浸湿的睡枕如此冰寒。你这一悠悠长眠,便此后杳杳等不到春的音讯。遗落的鬟发与断弦的琴瑟还在,曾用过的胭脂粉黛已在尘灰中凝干。昔日是新人悲悼故人,今日竟是故人悲悼新人。我这颗心留下不尽的回忆,可是空有思念却人去杳然。去年亭树花台旧地,曾欢情而来伴我游玩。今日独对这漫漫秋夜,思人情切唯有暗自泪下涟涟。就让你的灵魂在尘外的宅院中游弋吧,便将芳骨收归于这玄冥房宇之间。泉溪之路曲折宛转,白杨之树萧萧森森。一座孤冢与寂静山野依傍,几株青松衬映着月色凄凉。瘗玉埋香,让爱妃留下的美名自此传世流芳。
   
   
  【原文与注释】
   
  美人姓董,汴州恤宜县人也。祖佛子,齐凉州刺史,敦仁博洽,标誉乡间。父后进,俶傥英雄,声驰河渷。美人体质闲华,天情婉嫕。恭以接上,顺以乘亲。含华吐艳,竜章凤采;砌炳瑾瑜,庭芳兰蕙。既而来仪鲁殿,出事梁台,摇环珮于芳林,袨绮缋于春景。投壶工鹤飞之巧,弹棋穷巾角之妙。妖容倾国,冶笑千金;妆映池莲,镜澄窗月;态转迴眸之艳,香飘曳裾之风。飒洒委迤,吹花迴雪。
   
  以开皇十七年二月感疾,至七月十四日戊子终于仁寿宫山,苐春秋一十有九。农皇上药,竟无救于秦医;老君灵醮,徒有望于山士。怨此瑶华,忽焉彫悴;伤兹桂蕊,摧芳上年。以其年十月十二日,葬于龙首原。
   
  寂荒陇陇,幽夜茫茫。埋故爱于重泉,沉余娇于玄隧。惟灯设而神见,空想文成之术。弦管奏而泉濆,弥念姑舒之魂。触感兴悲,乃为铭曰:
   
  高唐独绝,阳台可怜。花耀芳囿,霞绮遥天。波惊洛浦,芝茂琼田。嗟乎頺日,还随湲川。比翼孤栖,同心只寝。风捲愁幙,冰寒泪枕。悠悠长暝,杳杳无春。落鬟摧榇,故黛凝尘。昔新悲故,今故悲新。余心留想,有念无人。去岁花台,临欢陪践。今兹秋夜,思人潜泫。遊神真宅,归骨玄房。依依泉路,萧萧白杨。孤坟山静,松疏月凉。瘗兹玉匣,传此余芳。
   
  惟开皇十七年岁次丁卯十月甲辰朔十二日乙卯,上柱国益州总管属王制。
  
  
  〔词汇注释〕
   
  “敦仁博洽”:仁慈敦厚,学识广博。
  “佛子”:佛之信子。多指具有较高造诣的修佛之人。
  “后进”:此意为后起之秀,非实名。
  “俶傥”:亦作“ 俶倘 ”。 卓异不凡,豪爽洒脱。
  “河渷”:渷,音 yǎn ,古河名,中国济水的别称。
  “天情婉嫕”:天情,天然性情。嫕,音 ,柔顺;和善。如:嫕静,柔嫕,“婉嫕有妇德。”
  “曳裾”:曳,拖,牵引。裾:音 ,指衣裙的前后襟。
  “亲”:此指亲眷,尤指亲长。
  “竜章凤采”:竜,即龟字;龟章,即龟背上花纹,规整标致。凤采,即凤羽华彩。
  “既而”:在此并非寻常所谓“随后如何如何”的意思,属于回忆当时的引导词,或在此意为“及至”。
  “来仪”:语出《书·益稷》:“簫韶九成,凤皇来仪。” 意为:光临,降临,临访,朝拜,礼仪。常美称于心怡人物的到来。
  “鲁殿”:原来全称“鲁灵光殿”,汉代著名宫殿名。在曲阜(今山东曲阜)。亦省作“鲁殿”。南朝陈徐陵《与王僧辩书》:“秦宫既获,鲁殿犹存。”唐杜甫《登兖州城楼》诗:“孤嶂秦碑在,荒城鲁殿餘。”后来凡美称于皇宫圣殿。
  “梁台”:南朝梁的禁城。冯浩笺注:“《容斋随笔》:‘晋宋后以朝廷禁省为臺,故称禁城为臺城。’”后来广泛美称于皇都城台建筑。
  “绮缋”:音 qǐ huì ,同“绮绘”。指有美丽文彩的丝织品。袨:炫目,炫目的盛服。
  “投壶”:亦称射壶,是古代一种盛行于朝野的“投掷竞技”游戏;即在一定距离内,将一定长度的木箭投入广口壶中,以投入多者为优胜。历代文献中有关投壶的资料甚多。
  “工鹤飞之巧”:工,即工巧、工美,又通作“功”,名动词又带有形容词色彩,在此意为“动作媲美于”。
  “弹棋”:是西汉末年始流行的一种古代棋戏,最初主要在宫廷和士大夫中间盛行。根据魏文帝《弹棋赋》所描绘:棋局采用华美的联玉料精工做成。正方形,局中心高隆,四周平如砥砺,光彩映人。至于所用棋子,一般用“玄木北干,素树西枝。等木质精制而成。弹棋的玩法,按照晋人徐广《弹棋经》的记载,是“二人对局,黑白各六枚,先列棋相当,下呼上击之”。也就是说以自己的棋子击弹对方的棋子。但具体的对局方法,由于文献记载厥如,还不是太清楚。到唐代,棋子的数量已增至24枚,二人对局,每人12枚。到了宋代,也许是由于围棋、象棋的特别兴盛,流行了几百年时间的弹棋突然销声匿迹,其玩法也从此失传。到元明之时,就连博弈行家语及弹棋,也要引经据典,费力考究了。
  “穷巾角之妙”:穷,穷尽。奇招险胜。
  “态转迴眸之艳”:态,即神态、姿态。态转:转身的神态或姿态,即“转态”倒置,为强调“态”,状语升位主语。“转”倒置后,变为双重身份动词,既从属于原状语“态”,又与“回眸之艳”形成动宾结构,此为古文学中特有的一种增强词句色彩的修辞方法。与下句“香飘曳裾之风”修辞方法同。
  “飒洒委迤”:飒洒:长袖飘舞貌。委迤:连绵起伏。
  “迴雪”:形容舞姿如雪飞舞回旋。 唐蒋防《春风扇微和》诗:“舞席皆回雪,歌筵暗送尘。”元张雨《东风第一枝》词:“试折花掷作银桥,看舞素鸞回雪。”
  “秦医”:指扁鹊,古之良医。泛指良医。
  “醮”:音 jiào ,祈祭也。指道士设坛祭祀之事。
  “寂荒陇陇”:陇,《增广字学举隅》考证:下冢也。陇陇:丘冢。
  “文成之术”:即“文成堪与之术”,又称“风水之术”。东汉初,班固《汉书·艺文志第十》中,见载“堪舆术”专著,有谓“《堪舆金匮》十四卷”,与言阴阳五行、时令日辰、灾应诸书同列“五行家”类,为当时“数术”六种之一。堪舆之术,司马迁和班固曾有评述,乃由汉以前占卜之术传承分化而来。“堪舆”释义:东汉许慎曾谓“堪,天道;舆,地道”。测堪舆,是谓天地之道。
  “弦管奏而泉濆,弥念姑舒之魂”:典出《搜神后记搜神后记搜神后记》:临城县南四十里有盖山,百许步有姑舒泉。昔有舒女,与父析薪于此泉。女因坐,牵挽不动,乃还告家。比还,唯见清泉湛然。女母曰:“吾女好音乐。”乃作弦歌,泉涌洄流,有朱鲤一双。今人作乐嬉戏,泉故涌出。
  “弥念”:弥,《广韵》:长也,久也。又远也。
  “触感兴悲”:兴悲,生悲。兴:生。
  “高唐”:此句与下句“阳台”均为借喻。高唐:引高唐神女传说,以高唐喻神女,此借喻董妃。阳台:引楚王与神女“阳台”欢会传说,借喻与董妃欢聚之所。典出楚宋玉《高唐赋》:“妾,巫山之女也,为高唐之客。”“妾在巫山之阳,高丘之阻,旦为朝云,暮为行雨。朝朝暮暮,阳台之下。”后多以“阳台”喻指男女欢会之所。“高唐”,古代三峡中一地名。现在巫山仍保存有古代“三台”遗迹,所谓“三台”,即“楚阳台”(高唐观)“授书台”“斩龙台”。这三台都与巫山神女有关。
  “独绝”:独自绝迹于往来。指神女绝迹于巫峡高唐,此借喻董妃离去。
  “頺日”:頺,即颓之异体。颓日,即落日。 例:“颓日沉红,暝烟皴碧”“灼灼西颓日,余光照我衣”。
  “幙”:拓文为“慔”,当是转刻原碑文时疏于墨迹衔接之误,原文应为“幙”,故更正之。 幙:同幕。帘帷,或帐幕。
  “榇”:此谓琴瑟也。摧榇:即断弦之琴瑟。摧,损坏,毁坏。
  “昔新悲故,今故悲新”:昔,昔日。新,此指新人,即新来的年岁较小的人。故,此指故人、旧人或过来人,即早来的年岁较大之人。故人新人,于古时尤见于对妻妾的称谓。见李白诗《怨情》:“新人如花虽可宠,故人似玉由来重。花性飘扬不自持,玉心皎洁终不移。故人昔新今尚故,还见新人有故时。请看陈后黄金屋,寂寂珠帘生网丝。”
  “潜泫”:潜,暗自。泫,泫泪,此指泫然流泪。
  “遊神真宅,归骨玄房”:真,超脱尘凡之意。真宅,即为故去之人建造的冥宅。玄,玄冥。玄房与真宅,均为托意之词,即指墓冢。
  “泉路依依”:依依,曲折,宛转。见罗隐《隋堤柳》:夹路依依千里遥,路人回首认隋朝。春风未借宣华意,犹费工夫长绿条。
  “兹玉匣”:“瘗”,原碑作“”(图片字)”:该字未见录几大字典之内,依文索意, 可确定为“瘗(瘞) ”字之异体,词义:埋、藏、隐。见《玉篇》:瘗,藏也。《说文》:瘗,幽埋也。《集韵》:瘗,幽隐也。 兹,具有代词成份的语气助词。 “玉匣”:对逝去的美人所用棺椁的美称 。 “兹玉匣”,实为借“瘗玉埋香”之意。
  “传此余芳”,喻示以此碑文将爱妾留下的美名传世。

  〔璞如子 2009.9 译,2010.04.13 改稿〕
  


 
 《美人董氏墓志铭》拓文局部
 
 
 


  
子夜星网站
Personal Website. 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.Copyright ©.